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时尚

荒兽主宰 第一千三五零章 极端残酷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15:52

荒兽主宰 第一千三五零章 极端残酷

燕澜抬起右手,轻轻一吹,熄灭了掌心之中的一团黑色火焰。

“幽狱冥火,死神之手,两大至阴至邪的力量,配合起来还真是好用啊。”

燕澜满意地笑了笑,只是笑得更为诡异。

六名修士的喝骂之声,燕澜只当未闻。

“啊,我的脸!”

突然,一名修士嚎叫起来,神色惊恐,不断拍打着自己的左脸,力度甚至达到自虐的程度。

燕澜依旧没有转去目光,因为他已经料到了后果。

“啊,好痛!”

“痛死我了,真他娘的痛啊!”

“……”

其余五名修士纷纷哀嚎起来。

瀛骨寒见状,眉头一拧,惊喝道:“死亡力量的侵蚀,加上幽狱冥火的灼烧,难怪会如此。”

旋即,瀛骨寒取出六枚丹药,朝六名修士的口中弹射而去。

燕澜本欲拦截,但他此刻的实力,不屑于这么说。

既然狂妄,那就狂妄到底。

更何况,燕澜极少这般嚣狂。

六名修士吞下丹药,疼痛减轻,当即虚空盘坐,周身散耀着宏大的光芒。

到了这个地步,唯有依仗自身浑厚的修为,强行镇压死神之力,祛除幽狱冥火。

燕澜嘴角微微扬起,朝瀛骨寒道:“不愧是大丹皇,人境六品的丹药,随手一拿就是六枚,送出去眼睛都不眨一下。燕某对你的珍藏,突然有了浓厚的兴趣。”

瀛骨寒乃丹盟大丹皇,家底必定极为深厚。

瀛骨寒低声一笑,削瘦的脸庞衬托着他的笑容,显得格外邪魅,他道:“无知小儿,你已深入虎穴,脱身尚且不能,居然敢觊觎老夫之物,实在可笑。”

燕澜道:“若是燕某方才阻挠你给他们丹药,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很惨?”

瀛骨寒冷笑道:“就凭你,也想截下老夫送出之物?”

燕澜抬起右手,无奈道:“不好意思,方才从一枚丹药上刮下了一块碎片,果真是好丹。可惜,燕某在那枚丹药之中,种下了一道毒咒。还有五息时间,毒咒将会爆发。”

瀛骨寒心脏狠狠一跳,燕澜这个小动作,他居然毫无察觉。

六名修士也是纷纷睁目,不顾身上伤势,死死地盯着燕澜,浑身颤抖。

他们方才虽然嘴硬,但心中已经对燕澜产生了恐惧。

所以,他们对燕澜的话深信不疑。

瀛骨寒心道:“不可能,我分明没看到那小子出手,必定是那小子故弄玄虚。”

旋即,瀛骨寒笑道:“六位,安心养伤,切莫中计。燕澜,天下会咒术之人极少,你小子才多大年纪,怎会修成咒术?就算修成,也不过咒术皮毛而已,想要对他们产生影响,绝无可能。”

六名修士闻言,心中稍安,皆是怒视燕澜。

燕澜一言使他们分心,导致死神之力和幽狱冥火又爆发出一波威力。

燕澜伸出手指:“还有两息!”

乾正清、万世金等人,皆是流露不屑,不过还是忍不住翘首而望。

“一息!”

不少人内心一紧。

“啊……”

一声凄惨的叫声,从燕澜身后那名修士口中爆发而出。

所有目光,瞬间倾注在那名修士身上。

只见那名修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快速融解,好似一块极速融化的冰块。

仅仅十息,那名修士便化作一摊血水,倾泻到大地之上。

燕澜随手一招,取来那名修士的储戒,心道:“我的咒术造诣还真被瀛骨寒那老贼说准了,不过,幸好我在那枚丹药之中,添加了浓郁精纯的死神之力。死神之力的侵蚀力量,比湮灭死气要大得多。”

燕澜之所以这么说,这么做,无非是要塑造出自己霸道至极、残忍无比的形象。

燕澜就是要震慑在场所有人,让他们魂魄感到恐惧,甚至听到他的名字,就会控制不住地颤抖。

否则,必将有一波又一波的势力,前去找罡天门的麻烦。

打不过燕澜,就拿罡天门撒气,这是燕澜极不愿意看到的情况。

【稍等修改】

燕澜抬起右手,轻轻一吹,熄灭了掌心之中的一团黑色火焰。

“幽狱冥火,死神之手,两大至阴至邪的力量,配合起来还真是好用啊。”

燕澜满意地笑了笑,只是笑得更为诡异。

六名修士的喝骂之声,燕澜只当未闻。

“啊,我的脸!”

突然,一名修士嚎叫起来,神色惊恐,不断拍打着自己的左脸,力度甚至达到自虐的程度。

燕澜依旧没有转去目光,因为他已经料到了后果。

“啊,好痛!”

“痛死我了,真他娘的痛啊!”

“……”

其余五名修士纷纷哀嚎起来。

瀛骨寒见状,眉头一拧,惊喝道:“死亡力量的侵蚀,加上幽狱冥火的灼烧,难怪会如此。”

旋即,瀛骨寒取出六枚丹药,朝六名修士的口中弹射而去。

燕澜本欲拦截,但他此刻的实力,不屑于这么说。

既然狂妄,那就狂妄到底。

更何况,燕澜极少这般嚣狂。

六名修士吞下丹药,疼痛减轻,当即虚空盘坐,周身散耀着宏大的光芒。

到了这个地步,唯有依仗自身浑厚的修为,强行镇压死神之力,祛除幽狱冥火。

燕澜嘴角微微扬起,朝瀛骨寒道:“不愧是大丹皇,人境六品的丹药,随手一拿就是六枚,送出去眼睛都不眨一下。燕某对你的珍藏,突然有了浓厚的兴趣。”

瀛骨寒乃丹盟大丹皇,家底必定极为深厚。

瀛骨寒低声一笑,削瘦的脸庞衬托着他的笑容,显得格外邪魅,他道:“无知小儿,你已深入虎穴,脱身尚且不能,居然敢觊觎老夫之物,实在可笑。”

燕澜道:“若是燕某方才阻挠你给他们丹药

,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很惨?”

瀛骨寒冷笑道:“就凭你,也想截下老夫送出之物?”

燕澜抬起右手,无奈道:“不好意思,方才从一枚丹药上刮下了一块碎片,果真是好丹。可惜,燕某在那枚丹药之中,种下了一道毒咒。还有五息时间,毒咒将会爆发。”

瀛骨寒心脏狠狠一跳,燕澜这个小动作,他居然毫无察觉。

六名修士也是纷纷睁目,不顾身上伤势,死死地盯着燕澜,浑身颤抖。(。)

通辽治疗白带异常医院
亳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
晋中治疗睾丸炎费用
通辽治疗不孕不育方法
亳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