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【轻舞】擦枪没走火(小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05:08:10
阳文革似关在笼子里的雄狮,焦躁、彷徨。
本来一切云淡风轻,可是关键时刻,掉了链子。这样挤,那样算,终于得到二十天的自由自身。已经买好了组团去坝上草原旅游的票,陪着整天忙忙碌碌的老婆开开心心转一圈,就要登上旅游大巴了,老家的电话打了过来,大哥急吼吼地嚷:“快回来,老爸中暑了!”幸好内弟开着车来送行,倒一个个吧,他钻进了内弟帕萨特的驾驶室,老婆把自己的弟弟推到了旅游大巴里。
回到老家一看,他的鼻子差点气歪。八十八岁的老父亲哪里是中暑,而是跟大儿媳妇怄气,嫌她做的饭没滋没味,坚决绝食,自己把自己饿晕了。带着老爸,他们去饭店吃羊肉汤、烙饼。老爷子是真地饿了,喝了两碗汤,还吃了三张饼。回到老家还没有坐下,局长的电话打了过来:“速回局里,有要事办!”“我已经在旅游车上了!”“马上下来,折返!”局长说得斩钉截铁。
回到局里,局长说:“厅长下来视察,点名让你陪同!”“我能陪出来花啊?”“看你说的,谁让你和厅长是老同学啊!我想陪,还捞不到呐!”话音才落,电话铃响了。局长听了电话,满面春风:“老阳,你去休假吧,厅长不来了!”
回到家,打开孤独的防盗门,他把自己摔在沙发上,感觉疲劳极了。才要闭目养神,门铃响了。这门得开,是对门的女邻居章芳菲。“阳哥,我家的防盗门打不开了!”“扈大成呐?”“死鬼出差了,得半个月才能回来。”
他耐着性子转动钥匙,能转得动,就是打不开门,忙活出一头汗。“实在开不了,就找开锁的吧!”她怯怯地说,从包里拿出一张面巾纸,柔柔地递过来。“别忙,让我再试一试!”这时,他的心情好了些。擦了一把汗,又继续开锁。他捏着钥匙使劲抖了几下,“咔嚓”,门锁开了。
他要回家,却被她让进屋里。他坐在沙发上,她递给他一听“六个核桃”,自己也打开一听,坐在他的对面。他掏出手机,开始拨号。“阳哥,给谁打?”“开锁公司,你还想遭遇第二次拒之门外啊!”“打吧,我讨厌死门锁了。”
换好锁,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。他要走,她拦住他说:“就咱俩了,你还动锅?我整点饭,一起吃吧。”“不方便吧?”“看你说的,咱们两家一起吃饭的次数多了,还差这一顿?”
她是个麻利的女人,虽然徐娘半老,但动作潇洒,风韵犹存,花蝴蝶一样在餐厅飞来飞去,四菜一汤一会就整好了。她拿出两听青岛啤酒,笑眯眯地说:“阳哥,我陪伴你喝一杯。”“好吧,咱们就喝一罐,喝完吃饭。”他真地有点饿了。
回到家,倦极了的他一觉睡到七点多。他感到自己饿极了,昨天他晚饭也没吃,就洗洗睡了。“没有女人不是家呀!”他自言自语。老婆在家,哪一顿饭不是汤是汤、菜是菜的。要是以前,老婆早把早餐做好了。才分开半天,老婆又是电话、又是微信给他,嘘寒问暖地,他差一点感动得掉泪。可是这些都是精神领域的,不能填饱肚子呀。他虽然不是大男子主义,可平日里做饭却从不用它。他要给自己做了一碗葱花面条,卧四个荷包蛋。可切葱花的时候,雪白的葱棵一打滚,锋利的刀刃就切开指甲,把食指尖划了一个伤口,“霍霍”地疼啊。捏住伤口半天,找一片“创可贴”粘住,才把这顿来之不易的早饭吃到肚里。
没有别的事可干,他开车去了大沙河。不到十二点,就钓了好几斤巴掌大的鲫瓜子。回到老家,让大嫂把鱼收拾了,他做了鲫鱼喝饼。老爷子吃得特别香,连胸前的衣服也用鱼汤浆洗了一遍,直到傍晚他才开车回城。才要进入环城路,手机响了。他把车泊在路肩上接听:“阳哥,我是章芳菲,看到你的车刚过去,你能把我捎回去吗?”
回到小区,夜影已经漫了上来。他帮着她拎着大包、小包,她喜滋滋地跟纳凉的熟人打着招呼,他感到脸上热辣辣的。他能感觉到小区的人对他俩一前一后走着投来的讶异的目光。
他想把她的东西放在她的门口就回家,她却非要他帮着送到屋里。进了屋,她把他按在沙发上不让走,转身给他去拿饮料。在动作中,她连衣裙下光溜溜的小腿蹭着他的膝盖而去,他的心动了一下,她的后影比自己媳妇的好多了。他媳妇太胖了,圆滚滚的,而她后影还像个俏丽的小媳妇,他不禁看得痴了。她打开冰箱门,有意无意地回望了一下,眼神有些魅惑、迷离,简直是回眸一笑百媚生……他们的目光碰撞了,似乎有“吱吱”的电火花出现。
她启开饮料,给他递过来。接饮料时,他们手指接触,像触了电,麻酥酥地。她把自己的启开,坐在他的对面,幽幽地说:“啥时候,扈大成也能像你一样买上车,就好了!”“弟妹,不是难事,买一辆车能花多少钱。”“哪能买得起呀,刚给儿子买了房子。”“行啊,弟妹!我是开上车了,可孩子的房子还飘着哪!”“阳哥,你的手怎么了?”“剐破了,不碍事的!”“我看看!”她走过来,捉住他的手。他轻轻挣脱,说:“弟妹,我回去了,跑了一天,累了,想早休息。”
早晨,他被门铃叫醒了,咋呼道:“来了!”透过猫眼,他看到了她。
她说,煤气灶坏了,请他去看看。一点煤气灶,火焰马上冒了出来。他不解地望着她,她的脸色绯红。她喃喃地说:“阳哥,你抱抱我行吗?死鬼好久不拥抱了。”他感到口干舌燥,小腹下有一团火焰燃烧。“不好吧,这样越礼!”他嘴上抗拒着,但还是张开了怀抱。
正在忘情,屋外突然一道闪电划过,紧接着喀嚓一声惊雷,大雨倾盆而下。他一激灵,推开她忙说:“我得回去关窗户!”
逃离回到家,他感到自己 难以自抑。他想到了读过的一篇文章:男女芭蕾舞演员上台表演前,为了控制难以避免的摩擦所产生的 ,男演员一定要把情欲发泄出来,才能不在舞台上出丑。他预感到她还会来的,不如早作准备吧。他进入卫生间,急忙解决。慢慢地, 平复,他悬着的一颗心,也算放到了肚里。正要喘一口粗气,霹雳一声响后,停电了。他正摸索着找手机,防盗门被拍击得“啪啪”响,夹杂着她带着哭音的喊叫:“阳哥、阳哥,快开门,有鬼啊!”他打开手机上的照明开关,打开门,一团温热的肉体扑进他的怀里,“嘤嘤”地哭泣。
他们相互搂抱着,彼此能听到对方的呼吸。这一刻仿佛很长,就像走在不见光的隧道中。不知怎么,突然一下,屋里的灯又亮了。来电了,他吓了一跳,才看到她裸着呢?轻轻松开,他把她扶到沙发旁,让她坐下来。
他轻轻地舒了一口气,还好,她还穿着内衣裤。
他转身进到卧室,打开衣橱,把老婆的睡衣拿出来,给她披上,说:“妹子,回去吧,咱们不能毁了两个和睦的家庭啊!”

共 2498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瞧这个乱劲,那那都是事。再乱,还是有原则,有分寸,有定力,面对的虽然是半老徐娘却也风韵犹存的邻居,一次次抵抗了着如火柔情的冲击,完成了自己灵魂与肉体的救赎。这些故事却也熟视无睹,关键是作者的文笔那样的行云流水,凸凹有致,读后真的有饮一杯冰冷的冰激凌在这酷暑里清凉的感觉。作者告诉编者,提点意见,提什么意见呢?虽然我不能说无懈可击,但是真的我还在文中读出了许多的意犹未尽,感觉一种如不克制,将有怎样一场 难息的场面,那种动情与隐忍写的相当精彩到位。佩服作者对于文字的精雕细刻和拿捏得当。【轻舞编辑:健唔】
1 楼 文友: 2016-08-15 09:21:44 真的好危险。这样难以抵挡
2 楼 文友: 2016-08-15 1 :45: 9 谢谢健唔好友精彩的评价,我知道我的文笔没有那么好。再接再厉,力图更好。 橙子文学
 楼 文友: 2016-08-15 21:40:02 初看文章那个事呀真多,那个寸劲呀一茬接一茬。男人遇到了百老徐娘的另据,虽然蒙圈但理智还是战胜了情欲。文章构思不错,语言流畅。赞一个。
回复  楼 文友: 2016-08-16 22: 5:46 谢谢卫兄鼓励,紧握。劳力性心绞痛能自愈吗
儿童流鼻血怎么处理
婴儿眼屎多是什么原因
老年血管性痴呆偏方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