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12岁男孩逃课一个多月最长半个月不回家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6:39:56

  12岁男孩逃课一个多月 最长半个月不回家

  “为什么不上学?”“不想上了。”“在外面干吗?”“流浪。”这是家住浦口的12岁男孩小冬(化名)前天和民警的一段对话,当时,他正和另一名初中孩子一起,在浦口一处小区闲逛。孩子父亲朱先生无奈表示,他是从安徽来南京打工的,根本无暇顾及教育。

  “这看起来是个案,实际上涉及流动儿童教育这一很大的问题。”教育专家指出。

  现代快报 徐红艳 王颖菲

  一个多月没上学,最长半个月不回家

  这两天,在南京市浦口区一小区工作的保安张师傅,总能在小区里看到一个东躲西藏的孩子的身影。这个孩子浑身脏兮兮的,全身都是灰,看起来几天没洗澡了。张师傅很纳闷:这个时候,孩子不在学校,在小区里玩什么?他赶紧上前,将他拦下。

  这名叫小冬的12岁男孩告诉张师傅,他已经一个多月没上学了,每天在外面乱逛,父亲工作忙没空管他,但不时地会给十几元,让他买些吃的。他有一个朋友,已经上初中,两人有时结伴在外面“流浪”。听见这话,张师傅赶忙报了警。面对民警,男孩并没有太紧张。“为什么不上学?”“不想上了。”他回答得没有丝毫犹豫。

  而小冬之后说的,更让民警和张师傅吓了一跳。“这几天都没回家,”男孩说,“就睡吧,昨天早上睡到7点。”但是,对于民警“为什么不回家”的询问,男孩沉默了很久,没有回答。

  小冬就读的浦口复兴小学的相关负责人告诉现代快报,从近一两年起,小冬开始频繁逃课,而且常常连家都不回,老师根本找不到他。学校曾联合孩子父亲朱先生一起对孩子进行教育,可往往是前一天答应得好好的,第二天又没了人影。这学期,小冬逃课的次数尤其多,短则两三天,最近的这次时间最长,从去年12月起,就没见他来过学校。

  才被民警教育过,孩子又没了踪影

  据了解,小冬一家来自安徽。父亲朱先生是位泥瓦匠,16年前来到南京打零工,家里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,最大的已经上高中,小冬年纪最小。

  对于儿子的情况,朱先生早就知道,可束手无策。“最近他已经四五天没回来了,最长的一次,半个月没回家,也不知道他睡那儿,”朱先生苦笑一声,“我现在都不敢打他,以前打过,十几天不回来,不打的话,隔三岔五还回趟家。”

  昨天下午,现代快报赶到朱先生一家五口租住的房子。那是两间不大的瓦房,房前随意堆放着一些垃圾。虽然前一天才被民警教育过,但小冬依旧不在家,询问了一下,他也没有去学校。

  社区工作人员告诉,小冬的父亲工作繁忙,经常早出晚归。“3个女儿和儿子跟他一起住,就在旁边两层楼后面的小瓦房中。”

  “白天几乎看不到小孩呆在家。”邻居何师傅表示,小冬几乎没有人管,在外面“游荡”。

  朱先生坦言,自己根本无暇顾及孩子。“我每天早上六七点出门,晚上五六点到家,最多管上孩子吃住,教育根本顾不上,何况我也没读过书。”

  学校说法

  孩子很聪明,学校不会不管他的

  好在3个女儿乖巧听话,每天早上自己拿钱买早饭,晚上回家自己做饭吃。就这个儿子,虽然不算调皮,但很内向,什么话都不跟父亲说。四五年前,孩子妈妈离家出走后,他就更沉默寡言了,朱先生也摸不透他的心思。

  如今,朱先生最担心的,就是儿子学坏。“所以我每天丢十几元在家里,他晚上不回来,白天可能回来,便可以拿钱买点东西,不要在外面学了偷。”

  朱先生说,如果再这样下去,他只能把儿子送回老家的寄宿学校,请爷爷奶奶照看着,“让他出不来。”可是,考虑到父母年岁已大,加上儿子不在身边,更没有人管,他还是希望,小冬能留在自己身边上学。这样的矛盾心理,让他左右为难。

  对此,学校相关负责人表示,他们从没有放弃过小冬,不管他。负责人介绍,其实这个孩子很聪明,也不算淘气,虽然落课很多,但成绩不算特别差,而且他运动能力很好,是学校里乒乓球打得最好的孩子。

  “问题是,我们很难发现他的行踪,”该负责人坦言,“只要他在学校附近出现,被同学看到,我们一定会立即追出去找。”平时小冬只要来上学,从老师到校长,都会和他耐心谈话。“无论如何,学校都对他敞开大门!”学校表示,如果孩子回来,他们会继续加强和家长的联系,尽力给他更多关注关心,把他留在校园和家庭。

  教育专家

  流动儿童教育不是每个家庭的私事

  对于小冬的情况,南师大儿童发展与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殷飞指出,这看起来是个案,实际上背后存在很大问题。

  “对于这个孩子来说,他或许有种‘被抛弃’的感觉,他感到痛苦,因此只能选择回避。”殷飞指出,实际上,像小冬这样的流动儿童,在全国还有很多。他们的家长,也许因为生计问题,或是根本没意识到教育的重要性,所以基本不管孩子。而且,在国内很多老师的想法里,还没有针对特殊家庭背景的儿童的教育理念,没有发展起流动儿童的心理辅导。此外,一些社区类似“儿童之家”这样的组织,也并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。

  “流动儿童的教育问题,不是每个家庭的私事。”殷飞强调,随着第二代、第三代外来务工人员离开老家,流动儿童会越来越多,城市不能只索取这些新市民的劳动力,而不考虑他们的家庭。如果社会和家庭都放任这些孩子不管,也就为未来社会的和谐埋下了不安定的种子。

  他呼吁,作为对孩子、家长最有影响力的学校和老师,要提高教育能力,并提高和家长合作的能力。同时,社区也要建立真正有效的机制,不让孩子对学校失去信心。

  (原标题:男孩逃课一个多月,在小区里“流浪”)

  :SN117

检测设备
饮食
装修日记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