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男女性别傻傻分不清别让恋爱冲昏头余姚生活

发布时间:2019-07-11 13:35:19

阅读提示:前不久,温州苍南法院来了一位容貌姣好的少妇。“我要离婚。我老公是同性恋,儿子和他生活在一起,以后性恋 诉离婚被驳  事件一:女子3年无性生活疑老公为同性恋 诉离婚被驳  前不久,温州苍南法院来了一位容貌姣好的少妇。  “我要离婚。我老公是同性恋,儿子和他生活在一起,以后也会出问题的。”少妇一开口,就让法院工作人员目瞪口呆。  少妇说,她和老公已经三年没有性生活了。另外,老公的种种行为,都传递出“性取向”不正常的信号。她自己倒无所谓,可儿子不能被爸爸“带坏了”。  三年没有性生活  老年期抑郁症治疗并难公说和她结婚就是为了生孩子  少妇姓李,和丈夫陈先生都是苍南本地人,80后。  2009年,两人经人介绍认识,很快就按当地习俗举行了婚礼,一年后,他们有了一个儿子。  婚也结了,孩子也生了,看起来这是一个正常、幸福的家庭。可李女士发现,自从2010生完孩子后,老公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冷淡,连正常的夫妻生活也没有了。  老公倒也坦白,他对李女士说,自己根本不想结婚,都是被父母逼的。  在苍南,“传宗接代”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头等大事,不仅关系到个人,还关系到整个家庭的荣耀。陈先生说,他和李女士结婚,就是为了生个儿子。  老公的话像晴天霹雳,把李女士打懵了。  更糟糕的是,三年前,老公以做生意为由吃住都在外面,怎么也不肯回家。  伪装成陌生人和老公聊  他承认“喜欢女人用的东西”  就这样,李女士结婚四年,有三年在独守空房。她想来想去,一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——老公会不会是同性恋?  李女士的怀疑是有理由的:“一个正常的男人,怎么可能两三年没有夫妻生活?”另外,老公平时说话做事,都给人以娘娘腔的感觉。  想到老公性取向可能有问题,李女士很担心,“我自己无所谓的,可儿子慢慢长大了,万一受他爸爸影响,以后也变成同性恋怎么办?”  李女士决定离婚。  为了搜集证据,李女士伪装成陌生人,加了老公的。  在聊天过程中,陈先生曾说,自己喜欢女人用的东西。  李女士追问:“你是不是男女通吃?”  陈先生回过来两个字:“哈哈。”  陈先生不承认自己是同性恋  法院驳回李女士的离婚请求  李女士将自己和老公的聊天记录复制下来,带到了法院。以老公是同性恋为由,申请离婚,并要求获得孩子的抚养权。  她还提供了两张照片作为证据。不过,照片上陈先生只是和男子勾肩搭背,看不出什么异常。  法官告诉李女士,她提供的证据,无法证明陈先生是同性恋。  最重要的是,陈先生不同意离婚,更不承认自己性取向有问题。他说,自己这几年不回家,都是在为生意奔波,夫妻俩感情出了问塑绳瑜伽塑造身材题,只是因为缺乏沟通,“我很希望一家人能在一起开心生活。”  他还说,自己和妻子这几年是有性生活的,只是次数比较少。  李女士和陈先生各执一词,让法官很为难。因为涉及到隐私,根本无法查证,调解了几次都没有成功。  不过,法官了解到,这对夫妻并没有外遇的情况。鉴于双方婚姻基础尚可,并育有子女,李女士又无法证明丈夫是同性恋,法官最后驳回了她的离婚请求。女子与“男友”发生性关系 在派心感冒使糖尿病爆发哦出所发现其为女性  事件二:女子与“男友”发生性关系 在派出所发现其为女性  “老婆,我希望能和你结婚。 ”“我从认识你到现在,我刘健没有一个字是骗你的。 ”“这项目谈完我多给你三百万。 ”“臭老婆,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! ”  这“爱人”间的海誓山盟、信誓旦旦,让30岁的女孩铁某深信不疑。  铁某没想到的是,对方名字是假的、职业是假的、说的话是假的,甚至连性别都是假的。  在相识、“相爱”的一个月时间里,两人吃住在一起,甚至发生过多次关系。当得知“老公”竟然是女儿身时,铁某险些瘫倒在地。  2013年4月初,30岁的女孩铁某在一家站上刊登了一条征婚广告。  这很快引起了一位自称叫刘健的“男子”关注,连续多天上的甜言蜜语,两人便已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。  之所以对刘健的印象这么好,是因为铁某听刘健自称母亲在国外开高尔夫球场,自己在国内外及沈阳有多处房地产、高尔夫球场建设项目。  2013年4月18日,刘健和铁某在沈阳市和平区延边街铁某的家中见面,并且当晚就在铁某家里住下。  “晚上我们住在同一张床上……”  不过,“有着多处房地产”的“大款”刘健突然没钱了,从4月23日-27日的几天时间里,声称自己做生意缺钱的刘健分四次向铁某“借了”78000元人民币。  随后,刘健又得知铁某有一条金项链和一条金手链,“临出门前跟铁某说贵重物品放在家里不安全,随身带着比较安全。于是,我就把金项链金手链都要来了。”刘健说。  民警表示,铁某后来称,这些现金和首饰都是妈妈留给她的。  铁某的钱和首饰都交给刘健后,再联系刘健就困难了,打也没人接。犯了嘀咕的铁某开始频繁催刘健还钱。为了拖延铁某,刘健还给她写了一张欠条,欠条署名是刘建,身份证号是假的,甚至最后四位只画了四个框。  为了逃跑,刘健还来到了和平区中山公园附近的一家汽车租赁公司,花了从铁某处借来的8000元钱,租了一辆黑色凯美瑞轿车。  2013年5月5日晚7时许,铁某报警称被骗,沈河公安分局朱剪炉派出所介入展开调查。  办案民警立即对刘健租用的黑色凯美瑞轿车展开查找,经过汽车租赁公司调取该车GPS信息。  次日凌晨2时许,民警来到车辆所在位置:黑山县某镇,将正在睡觉的犯罪嫌疑人“刘健”抓获,将其诈骗所得的金项链、金手链及1200元人民币成功追回。  至于其余的7万多元现金,“刘健”称,“我和铁某在一起的这段时间的花费占一小部分,其中的大部分都是让我自己挥霍了。”  民警马龙海介绍,根据报警人描述,“刘健为男性”,且两人发生了关系。  但当带回派出所,做笔录前的核实身份时却意外发现,所谓刘健是假名,身份证上嫌疑人姓顾,1987年生人,而性别:女!  民警不相信,被害人铁某更不相信,“不可能啊,他是男的啊。”  经过女警的核实,顾某的确为女性。铁某向民警表示,这是自己的第一次。  犯罪嫌疑人顾某因涉嫌诈骗罪被刑事拘留。 相关文章 其它功能 ● 我要投稿或推荐(预留功能) ● 余姚论坛情感版块 ● 余姚论坛文学版块

如何开发小程序
有赞微商城与京东开普勒
怎么样加盟微店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